內部辦公郵件服務 ENGLISH

人工智能時代背景下的“新三教”改革

發布時間: 2019-12-09 浏覽次數: 122

人工智能、5G、虚拟现实、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正在并将深刻改变行业企业的生产和经营方式、社会的运行和管理模式以及人们的生活习惯。在此背景下,作为与经济社会发展关系密切的职业教育,如何遵循并顺应信息技术革命发展的规律,因势利导,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和人才培養深度融合,成为题中之义和必解命题。

一、背景與問題

當下,相較于新一代技術發展的速度之快、範圍之廣、內容之新和內涵之深,一些職業院校在專業升級、課程開發、教學改革、評價完善等方面,顯得行動遲緩、發展滯後。主要表現在:

一是在人才培養模式上,缺乏现代教育的创新理念。现代教育体现“以人为本”、促进受教育者全面发展的特征,着力培养面向未来可持续发展的职场技能、生存能力和信息素养。而工业化社会大规模生产模式影响下的职业院校在人才培養方面呈现统一性、标准化的倾向。学生在学校标配的固定场所里学习,教学标准统一制订,教学内容陈旧落后,教学模式以“满堂灌”为主,评价体系单一僵化等。学校中固定的教学场所,不符合职业教育人才培養的特殊要求,也与信息化社会在线、移动学习空间的发展趋势不吻合。以当下职业岗位技术标准与工作规程来固化课程的设置与结构,以昨天的知识和技能来确定今天的教学内容,忽视了受教育者面向未来可持续能力的培养。流水线式的教学进程“,标准答案”为导向的“产品化”质量标准,看似完成了教学内容,但不利于学生创新能力的培养。机械地套用普适性的教学与评价标准,导致了“千校一面、万人同语”的现象。

二是在師資隊伍建设上,缺乏具备信息素养的教师团队。信息社会要求教师具有终身学习、资源共享与应用的能力,拥有在信息化环境下有效教学的信息素养与多元角色。而传统教育体制下培养出来的教师不擅长将信息技术应用于教育教学过程中。在培养学生适应信息社会应具备的信息素养方面,一些职业院校的教师显得力不从心,甚至跟不上学生的现有水平。这些教师与学生在思维习惯、智能特点、兴趣特长等方面不对称,加上自身信息素养的缺失,导致在教与学的过程中效能低下。面对这种情况,一些教师并没有将提升信息素养纳入其专业发展的重要内容,没有及时更新教育理念,也没有设法改变自己在教学活动中单一的“讲师”角色,而是一味地要求学生适应自己,导致教学效果不佳。

三是在智慧校园运行上,缺乏整合资源的平台思维。现代化智慧校园使得学校的教育教学环境与校园运行更加智能,现代教育教与学模式的变革更加便捷,泛在学习新体系的形成更加完善。而带有工业化社会传统特征的办学模式在一些职业院校办学中仍占据主流。虽然信息技术条件与环境逐年改善,但缺乏对信息化工作的统筹与规划,建设能力与应用水平还不够高,信息化平台使用率低,智慧的内涵与效能在学校运行中未能充分显现。平台上的数据采集失真与不完整,影响着教学质量和教学管理的监督与评价的信度;存储的教学资源匮乏,不能为课堂建设提供强有力的支撑。各平台数据因存在着孤岛现象,重复投资增加了教学与管理的成本。互联网思维的缺失,与校外信息化资源的耦合度低,专业间、課程间共享度差,导致应用新一代信息技术创新人才模式的动力不足,不能与时俱进地构建出启迪学生张扬个性、开发智慧、优化智能的新型学校。这些问题导致学生在学校不能很好地学习面对新技术革命,以及面向未来职场和生活的新技术、新技能,不能适应新一代信息技术革命下,未来工作岗位所呈现的“一人多岗,一岗多能”的新要求。同时,这一现实情况与发展趋势,也将倒逼传统的职业院校在组织构架、专业结构、課程内涵、人才培養模式、教学方式方法等方面发生重大变化,一些传统的“一技之长”订单式的人才标准将被“一专多能”复合型的人才新标准所替代。

二、趨勢和要求

人工智能时代加快了职业院校组织结构与运行模式的变革进程。学校的育人载体将由封闭走向开放,从传统的校园延展到与社会组织机构结成合作共同体;由单一的校内固定物理场所拓展到校外自然环境、云端教学共享平台,并向师生共同学习中心演进。在这个阶段中,专业结构、課程内涵、教师构成、教学模式、教学内容、考核评价等诸多方面,无论是形式还是内涵上均将发生深刻变化,特别是“教师、教材、教法”的“三教”改革,直接影响着校企合作的深度,人才培養的质量。“三教”改革既是一个老话题,又是一个新命题。20191月,国务院颁布《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明确提出“没有职业教育现代化就没有教育现代化”。在此背景下,职业院校必须与社会发展进程相呼应、与经济增长方式相适应、与学习者的学习需求相对应,科学、系统地规划设计好专业人才培養方案,在内涵、标准、质量、生态等方面,体现落实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的新精神,体现适应企业转型升级的新要求,以改革推发展,以发展促质量,以质量提水平。

一是加強“雙師型”教師隊伍建設,改善類型教育教師結構問題。但僅局限于專業教師的雙師隊伍建設還不能充分體現類型教育的特征,需要發揮非專業教師跨學科素養、信息技術和通用技能的優勢,組成類型教育的“混編”師資團隊。

二是加大活頁講義教材開發力度,確保教育教學內容及時更新。現有以紙質形式所呈現的教材,不能完全體現教學內容的時效性、多樣性和選擇性,應開發電子、移動交互式數字教材,推進碎片化學習、結構化引導新模式的形成。

三是加快信息技術在教學中應用的進程,推進教學方式方法改革。信息素養不高的短板使教師在課程開發、教學設計、教學實施、質量評價以及共享資源時捉襟見肘,落後的信息化硬件條件,也不利于教學信息化的推進。

人工智能时代,“三教”改革的内涵将被不断拓展,“智能化”特征愈加明显,“智能教师”“智能教材”和“智能教法”的“新三教”将登上职业院校人才培養的舞台,由此带来的是教师角色、教学内容、学习方式、评价模式的深刻变化。

一是“智能教師”。具備人工智能技術素養的教師將成爲教學的主力。一些重複性、可視化、直觀性、實操性強的教學環節被“機器人教師”所替代。優質的在線開放課程擴大了共享面。由此帶來的是教師崗位的減少,教師的職能由單一的教學職能向智能教學組織與監督管理職能拓展,教師的身份也將出現編劇、劇務、導演、助演、主持人、指揮,以及資源提供、情境創設、人生導師等多元角色。

二是“智能教材”。一些紙質教材甚至于紙質活頁講義、說明書因時效性不強、攜帶不便、呈現單一、可視性差、容量小等問題,將更多地被智能、多樣、可視、動態、形象的“雲活頁”教材和多功能的“電子學材”所替代。另一方面,教學內容因人工智能、智能制造産業的問世而進行整合或更新,以專業+、課程+來提升和擴充知識與技能的內涵,新教材與新學材兩種資源將呈現出共存互補的新形態。

三是“智能教法”。配合智能教師、智能教材的智能化教學與學習方式應運而生,呈現出混合式、交互式、社交式的學習模式。如,引導學生通過遊戲闖關來獲得知識或技能的遊戲化教學方法;以虛擬仿真方式再現“場景化”工作現場的情境教學法。教法與學法共用,教學方法因教師角色的不斷輪換而多元化地呈現,以教師的“教”來引導和激活學生多樣化的“學”,教學相長的多師同堂團隊教學的方式將普遍存在。

綜上,以人工智能爲特征的“新三教”改革,將加快以智能爲特征的“師生學習中心”這一新型學校形成進程“,學生客戶”的地位將更加凸顯“,教師客服”的作用愈加顯現,以學生自我、自主管理爲特征的“學生支持服務”新生態逐漸形成。在師生學習中心“,教師主導、學生主體”將逐步由“師生主導、學生主體”所替代,私人定制課程、非正式學習與個性化自調式學習模式,將成爲“師生學習中心”和“移動學校”中學習者學習的另一種新路徑。在教學活動中,教師也將由“傳話筒”向“賦能手”的方向轉化。

三、態度和理念

人工智能时代的职业院校办学模式转型,应该随着工业化升级的进程而推进。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在工业化转型升级和新一代信息技术革命迅猛发展交互在一起的过程中,职业教育传统与现代的办学模式、人才培養模式,以各式各样的方式共存,但是,信息技术影响社会和经济发展的主流趋势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而转移的。“机器换人”在企业已成为现实,将来也必将影响职业院校。作为社会和经济发展密切相关的人力资源供给方,职业院校应与产业、企业的发展模式改变相对应,与社会运行和人们生活方式的变化相衔接,只有这样,职业院校办学才会充满生机与活力。职业院校如何在人工智能时代,借助于新一代信息技术改革传统的办学模式,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职教人的态度、理念、模式、能力、环境、资源等诸多方面。

态度是关键。对待新一代信息技术,职业院校是积极迎接这个时代,与这个时代同频共振,还是消极等待、被动地应付,这取决于学校办学的目标与动机,取决于学校的创新意识。对教师而言,在人工智能时代下,要做到不忘初心,时刻牢记教书育人的责任与使命,努力提升适应信息化教学所需要的专业素质,不断提高人才培養质量和教育教学水平。理念是核心。理念陈旧、落后,信息技术再先进,最终还是新瓶装旧药,“新三教”改革不会真正成功。因此,需要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主动迎接信息技术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增强互联网思维,创新产教融合、合作育人的新模式;树立学生客户意识,形成多维共享学习成果与智慧的生态圈。

當然,新一代信息技術的功能再強大,也不能完全替代學校的基本功能。作爲育人的重要陣地,師生的情感交流,個性化輔導、引導乃至管理服務將長期存在。需要注意的是,教師應該與網絡環境下生長起來的學生進行有效溝通,尊重並適應他們的生活、學習習慣;應該利用信息技術的媒介來搭建與現實生活、學習的橋梁,將教書育人的職責落實到位。

人工智能時代下的“新三教”改革,在促進職業教育轉型升級中,具有舉足輕重的積極作用,而這一目標的實現,需要職教人的持續實踐與創新探索,這不僅是培養複合型技術技能人才的需要,也是提升職業院校競爭實力的需要,更是彰顯職業教育類型特征的需要。

作者:覃川 青岛职业技术学院院长   文章來源:《中國職業技術學教育》2019年第30

資料來源:揚州乐赢彩票网技術學院 更新時間:[發布時間]

友情链接:重庆彩票网  乐米彩票  欢乐pk10彩票  菲特彩票  聚财彩票  u9彩票  向日葵彩票  吉祥彩票代理  赛车pk10官网开奖  优信彩票